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86-510-86176588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00 - 24:00

扫一扫更多精彩尽在手机网

Copyright © 2018  江阴市苏新干燥设备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苏ICP备1200846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南通

售前服务热线:+86-510-86176588  +86-510-86176338

售后服务电话:+86-510-86176258

手机:13606166525

公司传真:+86-510-86176878

企业邮箱:jydxyj@163.com

地址: 江阴市南闸镇南焦路泗河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IMF:全球经济潜在增长率将持续低迷

浏览量
【摘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半年度《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说,国际金融危机对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潜在增长率的影响仍将持续显现。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强,投资增速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速放缓,预计未来几年世界经济将继续呈现增长缓慢的态势,低潜在增长率已成为新现实。   根据报告中的一项新调查显示,全球产出增长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大幅下滑,并且自金融危机以来,许多经济体一直面临生产力增速放缓的局面。调查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半年度《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说,国际金融危机对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潜在增长率的影响仍将持续显现。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强,投资增速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速放缓,预计未来几年世界经济将继续呈现增长缓慢的态势,低潜在增长率已成为新现实。
 
  根据报告中的一项新调查显示,全球产出增长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大幅下滑,并且自金融危机以来,许多经济体一直面临生产力增速放缓的局面。调查指出,产出增长放缓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经济增长“限速”降低。所谓“限速”是指经济体的潜在产出增长,即在不推升通胀水平的前提下扩大商品和服务生产的速度。潜在产出增长率即潜在经济增长率,衡量了一个国家的生产能力。长期来看,潜在产出增速取决于资本和劳动力的供给以及生产力的变化。
 
  报告指出,金融危机之后,许多经济体经历了潜在产出增长的一个或多个关键组成部分的扩张放缓。尽管近年来多国央行通过调整货币政策来为经济提供更多资金,但许多国家仍然未能利用宽松的金融环境完成经济重组。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未来五年全球经济增长潜力将会陷入停滞。
 
  报告预测,随着部分与危机相关因素的影响逐渐消退,加之资本投入增速反弹,在2015年至2020年,发达经济体的潜在经济增长率预期将从金融危机后六年的1.3%回弹至1.6%,但仍远低于危机前2001年至2007年2.25%的平均值。
 
  相比之下,新兴经济体的状况更加严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15年至2020年,新兴经济体的平均潜在增长率将从2008年至2014年的6.5%进一步下滑到5.2%,比危机前水平下降近两个百分点。
 
  另外,受放缓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影响,全球范围的低利率环境也可能持续一段时间。
 
  报告称,人口老龄化引起的资本积累和劳动力增长放缓是潜在增长率放缓的主要原因。这一点在发达国家表现尤为明显。例如,未来五年,德国和日本的劳动年龄人口预计每年将减少约0.2%,并且现有劳动力老龄化的速度要高于新增年轻劳动力增长的速度。中国、俄罗斯、巴西等主要新兴经济体的情况也类似。报告认为,尽管全球经济状况有所改善,生产资本逐渐增加,经济活动也正在复苏,但老龄化趋势决定了未来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潜在就业增长率仍将进一步下降。
 
  经济前景趋于黯淡的另一个因素是全球生产力水平的减速,尤其是科技创新对生产力的推动作用减弱。报告指出,在金融危机之前,科技对发达国家生产力的推动作用已在持续减弱。而另一方面,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潜在增长率放缓也主要受到了全要素生产率(即技术进步率)增速放缓的影响,新兴市场的科技推动作用也在接近瓶颈,这可能会限制科技带动的生产力提高所释放出来的经济增长潜能。
 
  潜在增长率下降将带来一系列不良后果。对发达经济体而言,尤其是欧元区、日本等地区,偿还旧债的难度加大,央行刺激经济增长的能力受到限制,投资水平也因市场情绪而受到抑制。而对许多出口疲软和债务负担加重的新兴经济体而言,随着借贷成本的上升,抵御经济冲击的难度也更高。此外,对于所有经济体而言,潜在增速放缓意味着生活水平将无法以接近金融危机前的速度得到提高。
 
  报告认为,提高潜在产出应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政策优先点,各国应在鼓励创新、抵消人口老龄化的负面影响等政策方面做出相应调整。其中,发达经济体须采取措施推动需求增长,新兴经济体则需通过增加基础设施支出来突破关键瓶颈。
 
  尽管政策组合因国而异,但此份报告提供了一些普遍适用的政策建议。例如,加大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支持力度,促进投资和资本增长;从专利体系、税收激励和政府补贴等方面加大对科研的支持力度,鼓励创新,提高生产力;改善教育质量,增加劳动生产力;调整税收和支出政策,提高老龄化国家的劳动参与率;改善商务环境和产品市场运营等。